馬家寶於1927年生於廣東省海豐縣。九歲開始跟隨父親學習中國畫。大約1940年,其父親早聞李鐵夫 (1870-1952)盛名,要他拜李鐵夫為師。雖然後來由高謫生引見,並得李鐵夫答允收為徒,但當時他較喜 歡中國畫,沒有即時學藝。次年,香港淪陷,他便隨家人返回故鄉。 1947年重臨香港,兩年 後再遇上李鐵 夫。這次,他沒有錯過向李鐵夫學習的機會,可能與當時的藝術氣氛有關。較早時(1947),李秉(1903- 1994)、餘本(1905-1994)與陳福善(1905-1995)在勝思酒店舉行三人聯展,並由港督葛量洪伉儷主 持開幕典禮,為當時畫壇盛事。自後連續數年不斷,而三人更被譽為“藝壇三傑”之稱。年輕的馬家寶必然深 為他們的作品所吸引,因而對西洋畫產生了興趣。

根據馬家寶的文章“李鐵夫先生其人其畫”,他們的關係很密切,長時間共住於一所殘破屋子,同出同進,朝夕 相對。其師常談的是繪畫,革命及孔、孟、 老、莊的哲理。當時,李鐵夫沒有畫室,偶然在飯店作畫。由於 條件所限,只能作水彩畫。間中,馬家寶把作品帶到飯店給其師評論。馬家寶追隨李鐵夫直至李鐵夫 於1950 年夏天返回廣州。這段期間,對他日後為人處世和藝術取向均有深遠的影響。李鐵夫推崇的美學思想,亦是 馬家寶一生的藝術信念和繪畫格言:“寧拙勿巧;寧粗勿滑;寧醜勿媚。寧可支離破碎,從無意中得到協調統 一。 ”馬家寶的油畫,形象概括,落筆準確流暢、渾厚,很有一氣呵成的感覺。早期以人像為主,用色方面較 為沉實,近似李秉、餘本40年代的油畫。 1960至64年間,馬家寶搬住離島居住,長洲的海光山色,純樸民 風帶給他很多靈感。這時期(和後來),長洲的大街小巷成了他繪畫題材;色彩方面,較以前豐富明亮。他會 談論用色的心得: “色階混雜善變而不以甜俗媚人,此乃吾技之三昧也。”

馬家寶在長洲時期的作品,顯示了豐富的生活氣息。 60年代的香港,經濟還未起飛, 一般市民生活水準偏 低,尤其長洲的居民。根據他的妻子和學生回憶, 他在長洲的生活很艱難。但他從不主動要求別人買他的 畫,只靠微薄的教書收入維生。因此, 他對貧苦大眾有很深的瞭解和同情,很喜歡他們作為描繪對象,《老 當 益壯》便是 其中的一張。從背景和人物的打扮,我們知道他是來自貧苦大眾的工人。這張半身 的人物畫 佔了大部份畫面,加強了人物的重要性。畫中沒有因為他的身份和社會地位而失去人的尊嚴:作者賦予他一 雙鑑定的眼神,緊合的雙唇和挺值的胸膛。他堅定不屈的神態正好是畫家的寫照。

70年代,香港的經濟大為改善;馬家寶的生活亦然,而且在畫壇非常活躍。長洲再 不是一個寂靜的小漁港, 而成了市民週末渡假的好去處。 《假日長洲》便 是這個時 候畫的。從畫面輕快的筆觸和明亮的色調,反映作 者帶著愉快的心情描繪長洲假日的氣氛。除了離島之外,市區的面貌亦有改變。馬家寶常到港九各地,成 為 時代 的見證。 《重建》便是其中的一幅。

馬家寶亦擅長靜物畫。 《古為今用》是他的一幅代表作。很明顯,這題材是受西方17世紀很流行的畫種所影 響。驟眼,這幅畫毫無現代感,都是些古畫,如《莊子》、 《老子》、《五經》等。馬家寶是受到其師的影 響,對中國文學、哲學,他均有所認識,並常鼓勵學生多閱讀,說:“文學賦與繪畫靈氣與生命。”再細看 這幅畫,這些殘破的書籍,歷經了無數次翻閱,參透著畫家對它們愛不釋手的情感。雖然構圖 是從西方借用 過來,但馬家寶表達的是自己的意念:深信古為今用的道理;頭蓋骨好像帶出莊子“人生有涯而知無涯”的 思想。因此,這幅作品結合了畫家的文化修養,是一幅發自內心,言之有物的作品了。馬家寶以誠摯和坦率 的態度,用敏銳的觀察力,一生以寫實手法,描繪了幾百幅以當地人物和景色為題材的油畫,實為香港60 和70年代記錄了真實和生動的歷史。

馬家寶大師逝世25週年師生作品展
2010年10月7日至13日早上9时30分至晚上8时展... ...